残琴

盛会【邦良】(军官X副官)

老子也不知道写的啥(⊙_⊙)??????后面完全没想好,只知道自己要写邦良。。。就当是个脑洞记录好了。。。。。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盛会

远近闻名的宾馆里,辉映闪烁的水晶灯下,交错着的是锃亮的西装革履和翩跹的礼裙裙摆。无论窗外的世界如何残破混乱,房间内仍然是用金粉粉饰的金碧辉煌。人人着盛装出席,牛排和甜点应有尽有。掩盖在面具下的暗沉的脸,扯下遮羞布就赤裸裸的欲望。透过镜片一览无余。


还是适应不了这种场合。他放下手里的高脚杯,有些急切地走出人群,一边再次扯了扯喉结下的领结。皮鞋嗒嗒作响,走廊里的一道道灯光暗暗地滑过他肩上熨烫齐整的西服的缝衣线。地板上是他逐渐被拉长的影子,正在缓慢地消失,折叠出现。每一个细节都在细碎地折磨他。他自己也是盛装打扮,淹没在这样一场滑稽的浮光声色里。是的,和其他人也没什么区别,沾染一身污垢。所以他不例外地,同样厌恶自己。


走进洗手间里,洗过脸,张良摘下沾上水珠的眼镜。凑近了镜子,才看清湿润的发尾和一张寡淡的脸。在旁人眼里,人世间的七情六欲在这张脸上都显得过于沉重了。这种清简到了脆弱的样子,在人们看来或许是美的,可张良本人并不喜欢,他希望在这张脸上添上某一种表情,涂抹某一种颜色,虽然他也不知道是哪一种。


如果灵魂也有颜色,那么没有两个人的颜色是相同的。他自己的颜色是独一无二的,他无意改变。遗憾的是,他和大多数人不在同一个色系。


连日的失眠让他揉起发痛的额角,一边走回大厅。参加宴会让他过于疲惫和焦虑了。可他不愿意辜负长官的心意。而且随着局势逐渐紧张起来,上层的信息渠道越来越重要。长官似乎是自在地周旋其中,但并不满足于挥霍资本追逐虚荣名誉,他有礼地和别人保持距离。即使是这样混浊的尘世,他仍然无阻碍地达到他的目的。在混浊中周游的,闪耀的存在。周围的环境不影响他的光芒,那是真正的强大,令他向往不已。与自己暗淡的灵魂相比,那是多么耀眼明亮的色彩啊。


然后刘邦的目光突然穿过交错的人群投向这里。星星点点的灯光映照。他说了一句什么话,然后微微笑了,看起来端正的脸显得柔和。这是张良熟悉无比的表情。


张良将右手举过耳边,行了一个端正的军礼:“是,我的长官。”


评论(1)
热度(20)

不成曲

© 残琴 | Powered by LOFTER